乌啦啦的白咔咔

梦之七,合集

2014/9/22 17:10
昨晚吃了份徐花于是做了个关于jojo的梦…医院楼顶大战 咩萝儿在被允许的日子去秘境 见到了承花一干人等 被打飞的西撒 QWQ都有分镜惹 再然后跑上了一辆车 花花还是绿衣服蜷着睡 西撒坐在里头睡 碰碰西撒的手 被握住 被包裹 西撒翻过来把整个人抱起来手握着手 换着手的姿势但没有松开 与配角交谈 在长沙要去广州 路边摊有点熟悉w但一直不敢碰花花…

2014/10/30 02:04
昨天做了一个梦,梦里头是黑紫色的天空和水,飘摇的岛上的高高的房屋,检查多次的紧锁的门,食人的鸟,期盼的观众,不能失败的表演,被选中,撬开窗户进来的披着人模样的危险物,想要保护的父母,担忧父母如何保命,拔下的白色插头,锁好的窗户,穿过危险的水域在藤蔓的岛上取得的鹿,巨大的隐藏在水里的牛角,被缠住被牛角撕裂肚子,挣脱逃跑归档,继续下水去往鹿所在的岛。水里不知道哪里会有鳄鱼般具有巨大牛角的怪物,扑着水躲避着上了岸,鹿在铁灰色的弥漫着雾气的湿漉漉早晨的干燥树林里回过头来,看不清的剪影,猎捕,白马,手伸入马咽喉扣挖,另一只手拿刀割断动脉,皮厚得使不上力,左手满是黏液,白马的鬃毛垂落下来蹭到手臂上,眼睛是死掉的玉石。回去的路上是打耳洞的同伴,在水里跳跃着躲避水牛角笑谈着,灰黑色的水和天…。

2015/9/26 14:14
做了一个十分神奇的梦。
梦里被一个朋友带着,去了类似于科幻博物馆的地方,然而这个地方不只是个博物馆,还是个高科技研发中心之类的样子。里头有韩松的宇宙墓碑,和他的其他书以及其它书。
去见了一个位高权重的慈祥老奶奶似的人物,聊了几句,只记得上帝视角下我说的话都十分的不理智做作且欠揍。
老奶奶笑眯眯地问我,你左眼是主视眼对吧?于是招招手天上就开始走石飞沙天地变色靛青色黛蓝色搅和在一起一个巨大的钢铁高科技层层叠叠的…前端像个3D涂鸦笔的柱子从次元洞出现,转换方向冲着我的左眼来。
我闭着右眼,左眼处于一种睁着也看不清看不见什么的状态被笔的尖端说不上轻柔地轻轻触到,我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抓着老奶奶蜷在地下,左眼有种被笔尖端轻轻且不断戳刺的感觉,心里想的是艾玛我说的谎吹的牛被戳穿了怎么办呐。
后来不知怎地和一个人一起在田野里走,有绿色的水塘,木头的栈道,我们坐在断裂的栈道上,那人说,要开始转换了,你看所有有生命的都被定住啦,水里的鱼像被裹在果冻里,水流像一块冰,裹挟着东西缓慢地往前移。
她把脚放进水里,说,你看这些鱼都不动的,你来碰碰。我一阵鸡皮疙瘩并没有做,然后两人继续走,水流恢复,走到一个廊桥下。有人晾着腊肉干,但是我眼尖看到栈道地下钉着一个扒了皮的人,有点被腌过的样子。于是我心一惊拔腿就跑,朋友被我甩在身后。我心里想了一下朋友但是并没有停下,想着应该会跟上来的,再解释也不迟。
跑着跑着身后传来晾腊肉的老头的声音,你跑到哪里哪里了,这户人家是刘老太啊这是王二家啦之类的,感觉怎么跑那个声音都在身后,都能准确无误地知晓我的位置。我快炸了,使劲儿跑出了聚落,然后就是天色暗沉的江边,隔岸有灯火明灭的那种。然后就没然后了,想不起来还是没有了我也不知道(ノ_<)

2015/10/24 14:08
睡不醒的时候又来了。
早上因为一个礼司和尊睡着的温馨的梦不愿意醒来,然后编了条短信和中介道了歉,继续想做一个秋凉时温暖被窝中的梦。
然后梦到的东西就不太可控了,一大帮火之氏族一起浩浩荡荡去某个地方,调皮的孩子从滑梯上滑下去的时候尊吓到了一下没有抓住孩子然而很担心孩子摔着了,真是意外的温柔啊w
尊面对敌袭冲得很猛受了很重的伤,如果把力量分给新的氏族会缓解伤势,眼泪汪汪的孩子跑去找他,他并了两指点上孩子的额头,带着笑意:“很疼的哦。”
孩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颤着声回答:“我不怕!”
温柔的火焰包裹了孩子。
上一个梦里,我洗了礼司的头…囧,真的是脖子以下都没有。终于把他的刘海梳顺了,然后放在了有尊的床上,两个人睡得很舒服,因为红青之力的特性而不自觉的互相寻求平静与温暖。小孩子爬上去还被踹了XD
然后换了一个梦…梦到了鬼的感觉。被诅咒的样子,身体承受了看不见的痛苦,与别人身体的接触可以缓解,于是我就一直握着那个人的手,希望能够分担那种痛苦。
这个梗,如果用在索香和黑法里,他们就会不那么别扭了吧。
还有看到人受到诅咒被牛虻钻进身体,身体肿胀,然后我用上了碘伏啊屈臣氏的驱蚊喷雾啦之类的帮忙驱赶,后边醒来觉得还是学医好啊…居然还梦到了芒果台,何炅和一个女生?XD挺奇妙的灵异故事
然后我就必须起来去上课啦。

几百年前涂的兰迪缇欧
我当时吃了什么药画得这么合我心意然而为什么并没有画完(想揍自己

520表白用图 给Master的爱

1小时睡前运动 晚安

一个跌落的茶

自动上色除草
“你看我做到了。”

时间一年年过去
越来越无聊的自己

最开始画的是6 最喜欢的也是6 第二喜欢的是2
最不满意的是1
除了6都送了人 算是每次告别时候的矫情
通过给予礼物来获得对方的关注与感谢 与爱
喜欢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