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啦啦的白咔咔

梦之六

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的震动与陌生的呼吸声中,靠着蛇足的歌声入睡。
感觉自己做了很多很诡异的梦,为了渡过接下来漫长的旅途而一再强迫自己入睡。

最喜欢的那段梦或许可以叫做“鸟与鱼”。
被贬的任性恣意的人,就算在凡间也如鱼得水,设下的计谋与圈套把自己也做弄得痛苦不堪,但是帷幕揭开的一刻,所有都得到了回报。
意料之外的追随者,希望陪伴着他,也如愿以偿。虽然在梦的最后天天被闪瞎眼…嘛。
处于对立面却一直无法下狠手的人,具有翱翔于天际的能力,在天空中的姿态强大而又美丽。
面对鱼悲惨姿态时的崩溃、软肋被刺伤时狼狈却依然骄傲、最后一切得偿所愿时的不甘、气愤、如释重负。

跳来跳去的视角让我分不清我是追随者、鸟或者鱼、还是他们要违抗的天命。
鱼在水中黑发散落、花一般绽开的脚蹼,鸟在水面沿着依稀的痕迹前进…最后鸟拥住鱼一口狠狠地叼住吻下去,我就被狠狠地闪瞎眼了。
好像还有各种秀恩爱的桥段,一推开门啊两人缠在一起,探子来报啊两个人怎么着,在训话呀两人怎么怎么着…
一定是我睡前看的漫画不对的缘故。

还有一段,也是在火车上,墙壁上写满了旅客留下的文字,有自己的有认识的人。和对面下铺的人讨论聊天,突然做起了料理…OTZ

啊好烦有些年纪大的人的年纪都是白活了吗,为老不尊什么的,八来八去安静点有问题吗这是公共场合。

昨天在超市里看到一个老太太把红辣椒混在青辣椒里头称重,售货员解释了然后分别给称出来,老太太不干,说售货员就是要找她麻烦,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恐吓威胁撒泼,手指着人家鼻子完美地例范了古武道里头步法和手臂同步会给敌人带来压迫感,售货员也不让,但毕竟年龄不到骂人积累没有那么多,说几句就说不过了,拿了抹布一扔老太太,老太太就等这下呢,跑去拿了卷筒就打。

一直觉得老人应该是所有年龄层中最富生活智慧的一部分,活得长了近乎妖,那些年的经验经历累积起来是值得尊重与学习的。
不过现在越来越觉得,很多老人对不起他们活过的年岁。在信息爆炸的现在,许多经验的优势会被年轻人的知识取代。
没有价值的事物、或者说价值小于其负面作用的事物是不是应该被抹消呢?
没有生物的本能不是想存活下来,如果真的有一天,大刘书里头那幅老人半死不活的被医疗饲养着、年轻人被老人制约着的场景出现了的话,战争或者瘟疫会不会成为最好的解决方案?


评论